一场曲折离奇的中美较量

原标题:一场曲折离奇的中美较量

► 文 观察者网特约作者 铭琪

中美之间的较量存在于很多领域,从经济到文化,还有作为第一生产力的科学技术。这一次,在这个平时不太被广泛关注,但又至关重要的领域,一场中美较量再度开展,只是这一次,中国低调地占据了上风。

据科技日报今日报道,10月2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70岁生日第二天,一场技术阅兵在大洋彼岸上演。

PerformanceCouncil)在官网发表最新的TPC-C基准测试结果,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自主研发的金融级分布式关系数据库OceanBase创造了新的联机交易处理系统(OLTP)世界纪录,是此前世界记录保持者甲骨文(Oracle)的两倍。

这是什么概念?

数字经济时代,数据库可以说重要性不亚于芯片,一切数据都跑在数据库上,数据库的容量和处理能力直接决定了我们的感受,流畅度和反应速度。可以说,如果没有数据库,就没有信息科技发展的根本。

这也是为什么TPC的消息一出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计算机专家李国杰就表示,这是中国基础软件取得的重大突破。

而这个里程碑式的技术反超,历时十数年,中间更是夹杂着技术之外的种种。让我们来看看这场曲折离奇的中美较量。

1997年,初次到访中国的艾里森绝不会想到,他的数据库帝国会遭到一个彪悍对手的碾压,这个对手,还出自这片彼时任他收割的东方国家。

艾里森是甲骨文创始人,一个成功的美国商人。欢迎他初次到访的阵仗足以体现了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——国宾车队直接开到北京机场跑道上,一溜车队闪着大灯,很是威风。

第二天,埃里森计划到长城拍摄推广网络计算机的宣传片,时任甲骨文中国总裁的冯星君找了20个小学生参与拍摄,约好早上8点开拍。但直到9点,艾里森都还没起床。

那天北京零下20几度,20个小学生在没有暖气的大巴上冻僵了,冯星君带着哭腔给艾里森电话,一个多小时后,才终于见到大老板的身影。

彼时的中国,经济全面复苏,商业力量全面复苏,外贸进出口总额突破4000亿美元大关,相伴而生的,是信息技术需求的井喷。甲骨文的数据库,正是软件中最硬的核心技术。

也许埃里森的骄傲正是来自于此。

从1997年开始,在1997年,Oracle借助“九七工程”在中国站稳了脚跟。Oracle顺利拿下东三省邮电管理局5期工程的大单之后,中国的电信行业使用Oracle数据库,第一代DBA诞生了。

在此后的十年多,中国几乎所有的机构和公司,金融、电信、航空,清一色地使用IBM的小型机,Oracle(甲骨文)的数据库,EMC的存储设备。

中国银行用的第一台计算机,是IBM3032;中国电信用的数据库,全是甲骨文……

这意味着,中国人每一笔银行取款、转账,每一次充值话费、买机票产生的数字,都储存和跑在美国的数据库上。中国的整个信息技术体系,都是遵循美国的技术架构和生态。

艾里森1997年的风光,马云彼时大概体会不到。

距离北京1300公里之外的杭州,马云正在首次创业失败的沮丧中试图重新振作起来。

坚信互联网将改变中国的马云,眼光已经远超那个时代,但就连他,也绝想不到,两年后他创办的阿里巴巴,在未来将碾压甲骨文数据库联机交易处理性能,并且是以反超两倍的绝对性优势碾压。

阿里巴巴,一度是甲骨文中国的标杆客户,淘宝、阿里巴巴B2B和支付宝等公司,98%以上的软件系统和业务都是采用甲骨文数据库提供数据服务。

不仅阿里巴巴,1998年诞生的腾讯,2000年创立的百度,都是如此。

如果行业通用做法就是这样,那么似乎这样做也没什么问题。

然而,数字经济的时代到来的步伐太快。

当双11成为中国现象级商业活动时,阿里技术人感受到的不是欢欣雀跃,而是极度焦虑——双11的交易量呈几何级增长,未来势必还将继续呈几何级增长。

如果阿里还继续使用甲骨文,为应对双11的天量数据,只能再花上亿人民币的价格去购买主机。

自主研发数据库,成为必然的选择。

口号喊起来总是容易许多,然而这句简单的话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当时阿里有自己的数据库研发团队,但很多人觉得这事儿不靠谱。毕竟甲骨文有十几万人,从事核心数据库研发的就有两千多人,而阿里数据库团队就20多个人,团队负责人阳振坤心里没底,阿里巴巴究竟有多大的耐心等到他把想法变成现实。

时隔多年回忆往事,阳振坤总是提及两点庆幸:技术理想主义遇上了技术理想主义;技术理想主义遇上了云计算时代。

是的,最难的时候,撑下去的就是心中的那份相信。阳振坤最艰难的时候,团队员工转岗的转岗,离职的离职,但在内部开会的时候,他仍然说,“OB以后是要取代IOE的”。

力挺阳振坤的王坚,2008年被马云从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的位置上挖了过来,力推阿里all in云计算研发,力推全面去商业数据库(去IOE运动),他力主让自研数据库OceanBase并入支付宝,迎战双11大考。

2013年5月17日,阿里巴巴最后一台IBM小机正式退休,阿里“去IOE”运动引发关注和追随2013年5月17日,阿里巴巴最后一台IBM小机正式退休,阿里“去IOE”运动引发关注和追随 

2014年双11,OceanBase搬了10%交易数据链;2015年双11,100%交易数据链和支付数据链都搬过来了;2016年双11,整个账务库都搬过来了,这一核心数据被称为“金融系统数据库皇冠上的明珠”。

这场中美之间的较量,不仅仅是商业力量的竞逐。OceanBase的崛起,说到底,受益于这个时代。

国产数据库此前没有得到广泛使用,主要是由于金融、电信、航空等关键行业必须确保数据库的可用和稳定,没法给新兴的国产产品试错空间。而电商完全是个新兴事物,双11的交易规模,完全超出甲骨文的经验范围,反而给了阿里巴巴趟出一条新路的机会。

电商兴起于全球互联网公司的崛起。出于降低IT成本的考虑和动力,全球大型互联网公司发起和主导了一场云计算革命。拓荒者亚马逊在2006年推出了云平台AWS,阿里巴巴则在王坚力排众议的坚持下,于2009年成立了阿里云,从而开启了从集中式架构向分布式架构的演变,于是有了后来的OceanBase。

2012年阿里巴巴年会上,阿里云创始人王坚在台上失声痛哭。阿里云创建前四年,王坚一直在质疑和反对中度过。他说“阿里云是员工拿命撑起的”

可以说,OceanBase是云计算时代中国数据库开始弯道超车的缩影和代表。

几乎与此同时,达梦、金仓、神通、南大等一批国产数据库也陆续应用到央企、国家财政、军事等专用领域。华为、腾讯等中国公司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数据库产品。

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在2018年8月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云计算市场领域,亚马逊AWS市占率为51.8%,微软Azure占13.3%,阿里云占4.6%,谷歌占3.3%。甲骨文则未能进入市占率前五。

时间倒流回到1978年,56岁重返校园,创建了人大经济信息管理系的萨师煊,看着同样重返校园的大学生,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了“数据库”三个字。

同年,34岁的埃里森刚创业不久,就接到了第一笔订单,下单的客户是美国政府。大概是为了表达感谢,埃里森将公司更名为这笔订单的项目名称:甲骨文。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,也是美国创业者的黄金时代。

41年后,中国创业者和技术人也迎来了祖国的黄金时代,自己的黄金时代。

2019年9月,20岁的阿里巴巴给家乡杭州写了一封感谢信,感恩杭州“读懂我们最初的梦想”。而马云的对外演讲中,出现最频繁的词汇之一是,“感谢中国,这个时代”。


未经日照时讯网(www.rzsxw.com)允许不得转载:日照时讯网_日照最具权威第一新闻门户网站-日照新闻-日照日报-日照视听第一网,www.rzsxw.com » 一场曲折离奇的中美较量

   
友情链接:              One  |  One  |  One  |  One  |  One  |  软件测试培训  |  今日特价  |  中情军事  |  邮箱中国网  |  two  |  Two